PostHeaderIcon 张乐平彩绘连环画《三毛流浪记》全本鉴赏

孤苦无依,再失亲人
三毛是个穷孩子。他在农村长大,从小就没有了爸爸,也没有了妈妈。三毛长得又瘦又小,只有脑袋大大的,上边就有三根稀稀拉拉的头发,人们就管他叫三毛。

小小欢乐园

又穷又苦的三毛,没有家,没有一个亲人。他来到一片绿草地上, 羊妈妈带着小羊羔。 羊妈妈吃青草,小羊羔吃羊妈妈的奶。羊妈妈亲亲小羊羔,伸出舌头舔小羊羔的绒毛。三毛看了,想起自个儿的妈妈,难过地低下了头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来到屋外,猪圈里一窝小猪在大母猪身下又挤又叫又打滚,还抢着吃奶。鸡窝那边,老花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遛弯儿,一边遛一边逮小虫子吃。花母鸡叨着小虫子,大尖嘴对着小尖嘴地喂小鸡。母鸡咕咕,小鸡唧唧,多快乐呀!三毛看呀看呀,他又想起了妈妈,难过地托着小下巴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黄狗带着一群小黄狗过来了,小黄狗摇着尾巴晃着脑袋,又蹦又跳“汪汪”直叫。小三毛看着看着,再也忍不住了,轻轻地抱起一只小黄狗,流下了眼泪。老黄狗不让三毛抱它的小狗,冲着三毛“汪汪”叫, 还呲着牙想咬他。 吓得三毛赶紧放下小狗,噌噌噌地爬上了树。

小小欢乐园

树上有个老鸹窝, 窝里有一只大黑老鸹, 还有几只小黑老鸹。它们亲亲热热挤在树枝编的温暖的窝里玩。三毛看见了,又想起了妈妈。妈妈呀你在哪儿呐。三毛没人亲,没人疼,没人爱他,保护他。三毛止不住地痛哭起来,泪水哗哗地往下流……,三毛好伤心啊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一个人在树上伤心地哭了半天,也没有人搭理他。三毛哭累了,肚子饿得“咕噜咕噜”直叫唤,就趴在树上朝远处看。对面有条河, 河那边有一片房子, 还有座高高的古塔。三毛心想,那儿准是有很多人家的地方,我上那儿要点吃的吧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从树上下来,走到河边。河水挺宽,三毛把破裤子腿儿往上卷了卷,就一步一步趟着水过河。

小小欢乐园

开头,河水倒不怎么深,可越往里趟,水越深,连小肚子都没了。河底下又软又滑,三毛一急,“扑通”一声,就摔倒了。这正是一片水深的地方,河水一下子就没了他的脖子。“哎呀!救命哪!”三毛一边大声喊,一边在水里乱扑腾。

小小欢乐园

刚好,有一只打鱼的小木船从这儿过,船上坐着一位白胡子老爷爷。老爷爷听见三毛的喊声,赶快把船划过去。他把一支船桨伸给三毛,三毛赶紧抓住了船桨,老爷爷用劲一拉,就把三毛拉到了船前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爷爷的胡子都白了,可劲头还挺大呐,他伸出胳膊一把就把三毛抱上了船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爷爷划着小船到了河对岸, 他指着河岸上搭的一个草棚说:“那儿就是我住的地方”。小草棚是用几根竹杆支起来的,上边盖着稻草,草棚旁边还有一棵树。

小小欢乐园

  三毛从船上下来,浑身湿淋淋的,从头到脚往下淌水。小风一吹, 他直打冷战。 好心眼的爷爷忙从草棚里拿出自个穿的褂子,叫三毛换上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乖乖地换上了老爷爷的衣服,又肥又大的褂子一直拖到地上,三毛一点也不嫌样子怪,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。老爷爷轻轻拍拍三毛的头,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他说:“孩子,这儿就是你的家啦,咱爷俩在一块做伴儿吧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老爷爷天天驾着小船下河打鱼,三毛也跟着去,慢慢也就学会了划船。他划船,老爷爷撒网打鱼。每天老爷爷就把打上来的鲜鱼拿到市上卖了,换回米和菜,好做饭吃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也想学撒网打鱼,好让老爷爷歇歇。这天,他开始学撒网,三毛学老爷爷的样子,身子一扭,又一转,使出全身的劲儿把网撒出去了。没想到,他使的劲太大了,小船一晃悠,三毛没站稳,一屁股坐下去,掉到了水里。

小小欢乐园

那只大网呀,你猜怎么着?没撒到河里,倒甩到了老爷爷头上, 一下子把爷爷给罩住了。 老爷爷和三毛都开心地大笑起来了。老爷爷和小三毛真比亲爷爷和亲孙子还亲呐!

小小欢乐园

有一天,出了事。河东和河西来了几个扛长枪的大兵。他们都冲着老爷爷喊 :“嘿 !老头儿, 快把船划过来, 让我们过去!”老爷爷站在小船上, 看看两岸的大兵都扛着枪, 一下子呆了,不知该划向哪边。河两岸的这几个大兵,嚷着嚷着就互相骂开了。骂着骂着他们就拉开了枪栓,顶上了子弹,冲着老爷爷叫着“老头儿,快过来,不过来就开枪了!。”这可吓坏了坐在船头的三毛,他抱住老爷爷的腿,气都不敢喘。

小小欢乐园

两岸的大兵互相对射起来。 子弹在小船上边“嗖嗖”地穿来穿去。 啊呀!不好!一颗子弹打中了老爷爷的胸口,鲜血从老爷爷的胸口涌出来。 三毛忙扑过去想扶住爷爷,没扶住,老爷爷一头就栽到了水里。

小小欢乐园

水面被血染得一片鲜红鲜红, 老爷爷就这样被大兵打死了。三毛趴在船帮上,看着浮在河面上的老爷爷大哭起来。老爷爷是多好的亲人呐,三毛多么伤心啊。三毛又一次失去了亲人。

小小欢乐园

见义勇为,新的憧憬
三毛整天在街上流浪。一天,他转来转去转到黄浦江边。只见那边桥头上来来往往都是人,还有汽车、马车、三轮,可热闹啦。三毛看得出神,忘了饥饿。忽然,有个小弟弟跑到河边,扶着铁栏杆朝下边看,用小手够河岸石缝里长着的一朵小黄花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弟够了两下没够着那朵花, 就干脆把头探出了栏杆外边,使劲够。可他手抓的栏杆不知怎的活动了一下,小弟弟往前一栽,“呼”地一下就从岸上掉下去了,“扑通”一声,落到了水里。站在一边的三毛看见了,就赶紧一纵身,从栏杆上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去救人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在水里使出全身的劲,把小弟弟抱起来,然后拼命地向上托起小弟弟,把他推到了桥面。恰好在这时,小弟弟的父亲赶来,他赶紧把三毛拉上了岸,不住地向三毛道谢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弟的爸爸一手拉着小弟弟,一手拉着三毛回了家。小弟弟的爸爸对小弟弟妈说:“多亏这个小朋友呀,是他从河里救出小弟来的。” 婶婶伸出大姆指, 连连夸赞三毛是个勇敢的好孩子。

小小欢乐园

婶婶见两个孩子都湿透了,赶紧找出衣裳给他们换。三毛换上一件上衣和裤子连在一块的衣服,扣子在背后。这件衣服是小弟的,三毛穿着有点瘦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的妈听三毛说几天没吃东西了 , 赶紧端来饭菜让三毛吃。三毛饿极了,就大口大口吃起来,一会儿就把锅里的饭,盘里的菜,碗里的汤全吃光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狼吞虎咽,撑得肚子鼓鼓的,一扭身,衣服背后的扣子全绷掉了,惹得叔叔、婶婶、小弟全笑了。三毛和小弟成了好朋友。他就在小弟家住下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爱干活,天天帮着小弟妈妈干事。早晨,小弟妈要去浇花,三毛忙说:“婶婶让我去吧!”三毛提着灌满水的喷壶刚要去后院,小弟捧着一大把花过来说:“三毛, 你看这花多好啊,送给你的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接过花,提着桶来到后院浇花,一看就愣住了,他手一松,拿着的花散落到地上。石头凳上摆着的三盆花怎么光剩下枝子了?甭说,准是小弟淘气,刚才把花掐下来送给自个儿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一天,下雨了。小弟爸爸请三毛送小弟去上学。三毛很乐意跟小弟去学校看看。他俩打着伞出了门。雨越下越紧,三毛怕小弟淋着,就把伞遮在小弟头上。这么一来,他自己后背就全被雨淋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怕三毛淋湿,就把伞推到三毛头上,可这么一来,小弟又淋到雨了。 两个人推来推去怎么也不合适。 三毛想出一个主意,他让小弟骑在自己脖子上,小弟在上边打伞。这下好了,俩人谁都淋不着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高兴地笑着说:“真好!真好!真是好!” 话音刚落,三毛“出溜”一下滑倒了。小弟从上边摔下来,伞也掉了。两个人浑身上下又是雨水,又是泥水,成了两个小泥娃娃。

小小欢乐园

穿着又湿又脏的衣服怎么去学校呀!俩人正犯愁,云彩缝里慢慢露出了火红火红的太阳。天晴了。三毛手指着太阳说:“我有办法啦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领着小弟来到一个空木桶跟前,那木桶又圆又大。他俩钻进木桶,把湿衣服脱下来,拧干水,搭在一根竹竿上晾着,然后再把伞一支,盖在桶口上。三毛这主意妙极了,谁能瞧得见这桶里藏着两个光屁股孩儿呢!

小小欢乐园

他俩等衣服晒干了,就穿好衣服,爬出木桶,手拉手来到一个大弄堂里。 弄堂中间有一座小楼,楼上横着扯起一幅布幌子,上边写着“私立营业小学”。紧挨学校是一家成衣铺子。小弟指着那布幌子说:“我就在这儿上学”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跟着小弟刚走到校门口,一个胖大婶端着盆水,冷不丁朝他俩头顶上泼过来。幸亏他俩躲得快,赶紧低头往前一钻,才没泼着。三毛瞧着校门口满地的脏水,心说,这儿哪像个学校的样呀!

小小欢乐园

一天, 正赶上星期日,“快乐大戏院”加演一场儿童电影,小弟妈妈就让小弟带三毛一块去看电影。三毛可高兴了,他长得这么大还没瞧过电影呐!接过小弟妈给的电影票钱,拉着小弟一蹦三跳地就往外跑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的妈赶紧后边大声叮嘱:“过马路慢点,小心汽车!”三毛和小弟也不知听到没有,手拉手,一溜烟地往街上跑,一口气跑到街头十字路口。

小小欢乐园

路口上的车一辆接一辆,从东到西,从南到北没完没了。还有美国兵开的吉普车,乱开乱闯,警察也没法指挥交通了。三毛和小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面的戏院,就是过不去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和小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子, 才从汽车长队里穿过去。到了马路对面,买了两张电影票,刚进了门,找着座位,灯就黑了,电影开始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电影叫《苦儿流浪记》,说的是穷孩子受苦的事。这个孩子跟三毛一样,从小没人疼,没人爱,到处挨打受气,吃不饱,穿不暖……。三毛看着看着想起自个儿受苦的事来了,鼻子一酸就流下了眼泪。

小小欢乐园

“唏!唏!”他擦着眼泪和鼻涕出了声。小弟劝他别哭,三毛就强忍着。电影里的苦儿实在太可怜了,三毛越看越难过,越难过就越忍不住想哭。他实在忍不住了,也忘了这是看电影,就“哇!”地一声大哭开了,哭得眼泪四下里溅,像下雨似的。周围的人都不看电影了,扭过头,转身看三毛。他们哪知道,三毛受的苦比电影里的苦儿还苦啊。

小小欢乐园

这天,小弟放了学带着三毛出去玩。他们来到一个书摊,书架上有好些小人书。小弟告诉三毛,这些书得花钱租着看。小弟说完就向摆摊的租了一本小人书,坐在小木凳上,一篇一篇地看起来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舍不得花钱租书看,就到街边看热闹。他走到一棵大树下,忽然“蹭”地一下,从树上跳下一个孩子。这孩子是头朝下从树上翻着筋斗下来的, 脑袋“咕咚”一声磕在地上,只“哎呀”了一声,就昏过去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被吓了一大跳, 他挺纳闷,为什么他会从树上掉下来?三毛走近一看,才发现,这小孩手里拿着一本小人书,书皮上写着“飞侠李四”。原来,这小孩是看小人书入了迷,也想学侠客练武功,就楞从树上往下跳,那能不摔坏呀!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心想,这种小人书真害人,小弟不也在看吗?他怕小弟看入了迷也学那个孩子,就赶紧跑到书摊前,一把夺过小弟手中的书说:“小弟,这是坏书,快别看了!”

小小欢乐园

他们放下书刚要走, 那个摆摊的过来了:“哎,别走,钱,交钱!”小弟说:“我不看了,还要钱?”摆摊的说“看了一半也得给钱!”说着就拽住小弟,伸手要掏小弟的兜儿。三毛一边看着生气了,他举起小拳头说:“你租坏小人书,还想抢钱,真不讲理,等着瞧!”

小小欢乐园

摆摊的人还扯着小弟要钱,小弟不给。正扯着,“嗖”地一声,从半空中飞来一块石头子儿,石头子上系着一张纸条,正好打在摆摊的脑门上。

小小欢乐园

摆摊的两手捂住了脑袋。小弟趁机就溜掉了。摆摊的拣起石头子一看, 纸条上写着“大侠三毛 ”。这原来是三毛想出的主意,用小人书上侠客扔飞镖的法子,治了那个给小孩看坏书的家伙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和小弟回到家,小弟的爸爸也下班回来了。他教三毛和小弟用毛笔练习写大字。三毛学得可用心呢!每个字都写得规规矩矩,有不认得的字,就去问叔叔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见三毛这样认真学,也跟着认真学。小弟比三毛小,写起毛笔字来不利落,手上、脸上蹭得都是黑墨点点,逗得爸爸直笑着说:“瞧你,都成了小花脸啦!”

小小欢乐园

他俩写完字,小弟的爸爸说:“有个国立小学要招生,你们俩都去考考吧!”三毛听说让他去上学,甭提多高兴了。过了两天,叔叔就领他们去考试了,三毛考得还真不错,老师问他的问题全答上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学校发榜了, 三毛挎上新书包和小弟手拉手到学校去看榜。“录取新生名单”上第一名就是三毛。这下,三毛可乐坏了,他挎着小书包,挺着小胸脯,迈着大步走进了校门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成了小学生,还是考第一名的小学生。小同学们都来看这个考第一的同学,大家围着三毛直夸他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上学很努力,学习成绩很好。可是班上有两个阔人家的孩子阿福和大宝瞧不起三毛,他们嫌三毛穷,没有好衣裳。他俩还掏出好吃的,在三毛面前显臭美,还一个劲地气三毛,“你有没有?馋死你!”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气得转了转眼珠,对他们说:“我有,我有,我有比你们更好的,你们来看吧!”三毛把他们带到课桌前,从抽屉里拿出成绩单, 三毛的成绩单上门门功课都是一百分。 三毛对他们说:“我有一百分,你们有吗?”这下该轮到大宝和阿福傻在那里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宝和阿福愣了半天,只得说:“一百分有什么了不起,一百分能吃吗?”三毛说:“你们就知道吃,真是一对小饭桶。”阿福和大宝一听三毛管他们叫小饭桶,就急了。阿福从桌上抄起一个砚台就朝三毛头上砍去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连忙弯腰一躲,砚台从三毛头上飞过去,黑墨汁却溅了三毛一头。砚台没砍着三毛,不巧正打在了从这儿路过的校长头上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校长捂着头走进教室问他们仨,“谁扔的?”三个小家伙看着校长头上的大包, 知道闯了祸, 都吓傻了, 一个劲地说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“是……是……”,连话都说不利落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校长知道问是问不出结果的,就叫他们仨伸出手来检查。校长一看,阿福、大宝的手是干净的,再一看三毛的手倒是沾满了墨汁。校长就生气地说:“你干了坏事,还赖别人,学校不要你这样的学生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真冤枉呀!这个糊涂校长,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把三毛给开除了。穷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到处受欺侮哇!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被学校开除了,他和小弟都很难过。回家的路上,他们低着头,默默地走着。忽然,“呜!”一辆接一辆大红色救火车从后边开了过来,救火车朝三毛他们回家的方向开去。小弟说:“准是那儿着火了,快去看看吧!”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拉着三毛就跑。等跑到离家不远,只见那救火员拿着水龙头,正朝小弟家院子喷水呐!三毛一看就叫起来:“小弟,是咱们家着火了!”小弟一听吓坏了,撒开三毛的手就要过去。一个戴钢盔的救火员拦住了他,“小孩别进去,危险!”

小小欢乐园

正在这时,他们听见旁边有人叫:“小弟!三毛!”他俩扭头一看,爸爸、妈妈在对面墙根下蹲着呢。小弟一头扑过去扎在妈妈怀里哭起来。三毛也跟过去,叔叔双手拉住他,叹着气,摇摇头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小小欢乐园

小弟家着了火, 屋里的东西全烧了,这以后日子怎么过呢?三毛哭了,小弟哭了, 全家都哭了。最后,还是小弟爸爸站起来,从兜儿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三毛说:“谢谢你救了小弟!现在,家里着了火,也顾不了你了,这点钱你带着吧,我们不能在一块住了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和小弟抱头大哭,他俩舍不得分开呀!小弟爸爸叫了一辆三轮车,拎着从火里抢出来的一点东西上了车。小弟上了车还拉着三毛的手不松开。 三轮车蹬动了,三毛还跟在后边追着跑。三轮车越走越远,两个小伙伴就这样眼巴巴地分开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车走得没影了,三毛才抽抽噎噎地止住了哭。三毛又一个人站在大街上了。他的家在哪儿呢?他的亲人在哪儿呢?天黑了,路灯亮了, 月亮升起来了,现在陪伴他的又只有他自己的影子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学徒生涯,苦海无边
三毛来到上海的时间不短了,可要想找个活挣口饭吃,真是太难太难啊!三毛走过一家印刷店, 看见店门口贴了一张纸,上边写着:“本店招收学徒一名”。三毛想,我去当学徒吧,学点手艺,靠自己干活挣饭吃呀!于是他就走进了店堂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找到老板,说是要来当学徒。老板见三毛又瘦又小,怕他没力气,干不了活,就说:“当学徒,你干得了吗?”三毛赶紧说;“老板,我什么都能干呐!”

小小欢乐园

正说着,身后的手摇印刷机“咔嗒咔嗒”地响起来了。三毛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孩子,比三毛大,脸上蹭得都是黑油墨,大概也是店里的学徒。 他一手摇着机器摇把,一手往滚筒里放纸。转一下,白纸上就印出一片黑字。小学徒的身后还背着一个胖娃娃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板冲着三毛说:“别看了,你要想干就跟我来吧。”三毛跟着老板到了店铺的后院。老板对老板娘说:“喂,这是刚来的学徒,你看怎么样?” 老板娘看了三毛半天说:“你到我们家,得听话。”三毛赶紧点了点头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板娘给三毛派活,她带着三毛看了笤帚、尿桶、痰盂……说这些全得三毛干,不许偷懒耍滑。三毛瞧她那副模样,又恨又怕,就说:“我都能干!”三毛心想好坏这儿总有吃有住,就在这儿忍着吧。就这样,三毛就在印刷店留下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第二天,老板娘做饭,让三毛烧水。三毛没烧过这种用泥做的小炉子。木柴湿,好不容易点着了,火就是旺不起来,水老也烧不开。老板娘骂他笨蛋,连火都烧不好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急了,用一根细竹筒吹火。不知怎的,火没吹旺,倒把炉子里的烟吹了出来。那烟又黑又浓,又呛人。老板娘一看,就气势汹汹地抡起做饭用的铲子打三毛。 可怜的三毛被打得疼极了,加上烟呛,鼻涕眼泪都出来了。老板娘还不许他大声哭!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擦干眼泪,忍着疼,接着干活。 好不容易才算做熟了这顿饭。三毛把鱼呀,肉呀,炒菜呀端上桌,筷子一双双码好,侍侯老板一家先吃。肚子再饿,也只能站在一边干看着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板一家这顿饭吃了好半天,三毛眼瞅着桌上的饭菜越吃越少,等轮到三毛吃的时候,锅里只剩一些饭锅巴,盘里也只有一些剩菜帮、烂鱼刺、碎骨头碴了。忙活了半天的三毛,吃的是菜汤泡锅巴,还只有一碗,怎么吃得饱呢?!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还没吃饱饭,又接着干活了。老板娘要睡午觉,就让三毛看孩子。 老板娘的两个孩子,大的才会走路,小的刚会站着。三毛才十来岁,哪看过小孩子呀!他右手拉着大的,左手抱着小的。三毛又吃力又担心,真怕摔了这个,磕了那个。

小小欢乐园

他带着两个孩子刚走到院里,那大的一不留神绊倒了,摔了个大马趴,就哭起来。三毛赶紧放下小的,去扶大的。谁知,三毛一蹶屁股去扶大的时候, 又把身子后边的小的碰倒了, 小的“哇”地一声也哭开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这下可好,大的、小的一起哭,把老板娘哭醒了。她从屋里出来,双手叉腰把三毛大骂一顿,就让三毛去洗衣服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接过脏衣服和肥皂,来到水管子那儿,搁上搓板,蹲在地上就“吭哧吭哧”洗开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怕老板娘嫌他洗不干净,就拼命地擦肥皂。一边擦一边搓,水盆里冒起了许多肥皂泡沫,又白又亮,把他自个儿都快没了。心想,自己干得这么起劲,老板娘该满意了吧。谁知,老板娘走过来,一看肥皂就剩那么点了,又把三毛痛骂了一顿,嫌他肥皂用多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板娘骂够了,又让三毛去收拾鱼。 三毛先刮鱼鳞。 正刮着,从外边进来一只老母鸡,叨起桌下边一棵青菜就跑了。三毛看见了,放下手里的鱼就追了出去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把鸡轰走了,拣回菜来一看,鱼不见了。只见一只猫正躲在桌上大罐子旁边啃鱼呢。三毛气坏了,他抄起一个硬木刷子就朝大花猫打了过去。

小小欢乐园

可谁想到, 刷子打偏了, 没打着猫,却打倒了罐子。“哗啦”一声,罐子碎了,罐子里的油洒了一地。

小小欢乐园

老板娘听见声音赶了过来,一看三毛把罐子打碎了,也不问问怎么会事,拣起那个硬木刷就往三毛头上砸去,把三毛的后脑勺砸了一个大包。

小小欢乐园

吃晚饭了,老板却让三毛去送货。 老板指着墙上的地图,告诉三毛把东西送到哪儿。好家伙,这一趟从西头到东头,沿着黄浦江,得走老远老远呐。老板还叫他快去快回。

小小欢乐园

没法子,三毛只好饿着肚子,扛着货出了店铺。这捆东西看着不多,扛的时间长了,怪沉的。走了一段,三毛扛不动了,就用手提着。提着提着提不动了,三毛又扛着。扛着,提着,来回倒。三毛脚也走肿了。出了一头大汗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好不容易把那捆东西送到,拿了收据往回赶。刚一进店门,老板就嚷开了,“这么晚才回来,你跑到哪儿去了?”三毛指指自己的双脚对老板说:“路太远了,我的脚都肿了。”老板鼻子哼了一声,一把接过收据,叼着烟嘴回屋去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肚子饿得咕咕叫,赶紧到厨房去吃饭。一看,人家早吃完了。 三毛掀开锅盖看看,里面全是空的,连饭锅巴也吃光了。累了一天,连晚饭都没吃上,这学徒的日子可真是难过呀!

小小欢乐园

晚上,三毛就睡在楼梯底下。这是一个四方口,钻进去,甭说站,连坐着脑袋都会碰到上边的楼梯板子。三毛在底下铺上一层稻草当褥子, 没有盖的, 阿牛就把自己的垫子给了三毛当被子。楼梯旁还放着痰盂、马桶,又臭又脏。

小小欢乐园

劳苦大众,亲如一家
三毛跟玩把戏的师父分开后,又成了没处去的流浪儿。他刚走到弄堂口,就看到两个孩子在打架。一个大个儿的把一个小个儿的摁在身底下,抡着拳头使劲地打。躺在地上的小孩想反击,可就是够不着,急得直哭。两个孩子都穿得挺破,旁边还倒着一个捡破烂的筐子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一看是大孩欺负小孩,就生气了。他上去一把揪住了大孩子的后脖领子,使劲一拉,大孩子没防备,就松了手。小孩子赶快从地上爬起来,用小手抹眼泪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拉过那大孩子说:“瞧你比他高一头,干吗还打他?”大孩子不服气地说:“你管得着吗?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。”三毛可气坏了,“怎么管不着?看你还敢欺负人?”他解下线衣,往筐子上一摔,一拳就把那孩子打了个仰面朝天,半天起不来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对挨打的小孩说:“咱们走!”三毛一问才知道,这个小孩叫阿根,家很穷,爸爸蹬三轮,妈妈帮人家缝补衣裳。今天要不是遇见三毛,好容易拣的一点东西,又得让那大孩子抢走。他听说三毛没家,就亲热地说,上我家去吧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正发愁没地方去,一听阿根让去他家,高兴地点头说:“好吧,我去了帮你家干活。”三毛穿着一件长袖线衣,走路走多了,就热得满头大汗。他见一个挑担收破烂的老头儿走来,三毛干脆用长袖线衣跟老头儿换了一件背心,老头还找给了三毛一点钱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拿了钱要请阿根吃顿饭。他们走到一个卖大饼和茶水的小摊前,买了两块大饼和两大碗茶。茶倒还温乎,饼可是凉的。他们可不管这些,大口吃起来,吃得真香啊。

小小欢乐园

他们一边吃大饼,一边喝水。一会儿工夫,饼也吃完了,水也喝光了。两个人站起来,相互一瞧,嘿!肚子都圆鼓鼓的了。三毛瞅着阿根笑,阿根瞅着三毛乐。

小小欢乐园

天不早了,阿根对三毛说:“走吧,我领你先去找我妈。”他们来到一个弄堂外边,一个梳着纂儿的大妈正坐在小板凳上缝衣服。阿根轻手轻脚,张开双手,一下子从后面蒙住了妈妈的眼睛。大妈吓了一跳。三毛乐得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妈笑着说:“是阿根呐,淘气包。”阿根松开手一下子蹦到妈妈面前,撒娇地扑到了妈怀里,指着三毛说:“妈,这是我的好朋友。”三毛忙有礼貌地叫了声:“大妈,我是三毛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大妈看看三毛挺喜欢的,就说:“好,好,你们饿了吧,这儿有烧饼。”说着就从篮子里拿出烧饼。阿根抢着说:“妈,我们都吃饱了。不信,你瞧!我的肚子。”阿根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肚皮。

小小欢乐园

他们正说着,那边过来了一辆三轮车。 阿根迎上去喊“ 爸爸,爸爸,瞧! 我的好朋友,三毛。” 三毛也赶快跟上去叫了声:“大伯”。刘大伯从车上下来说:“好!好!好好在一块玩吧。”

小小欢乐园

天快黑了,刘大伯要拉刘大妈和阿根回家。阿根把三毛也拉上了三轮车,“快上,跟我们一块回家。”刘大伯、刘大妈也很欢迎三毛,直招呼三毛上车。三毛乐得心里怦怦直跳,多好的一家人啊,他好像又回到了亲人跟前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伯蹬车,大妈他们娘仨坐在上面,不一会儿工夫就来到了阿根他们家。这是一间用大竹竿子和木头板子搭的房。院门口,站着一个大姐姐,穿着打了补丁的花小褂,光着脚。大姐姐身后背着一个小娃娃。 阿根对三毛说: “ 这是我姐姐, 那是我弟弟。”大姐姐冲三毛笑了笑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妈把三毛让进院子。院子不大,还挺热闹。院子里养着母鸡、小鸡、鸭子,还有小猫。三毛抱起小猫亲了又亲。

小小欢乐园

这天晚上,三毛就住在了好朋友阿根家。这个用竹竿、木板搭的房子,没有墙,只是用席子围着挡着点风。三毛和阿根全家大小共六口人就住在这儿。大伯和大妈睡在下边那层窄窄的板子上,阿根和姐姐睡在上面的板子上。小弟弟自个儿躺在一个用绳吊着的大篮子里。三毛缩身躺在三轮车的座子上。夜深了,人静了。母鸡、小鸡蹲在破木盆里合上了眼,小猫卧在三轮车座子下边陪三毛打呼噜。这就是中国劳动人民的家呀!

小小欢乐园

第二天一早,阿根一家都起来了。刘大伯推着三轮车出去拉客。刘大妈提着篮子出去给人家缝补。 阿根姐看家, 照看小弟弟。阿根和三毛各背一个破麻袋,到铁道边去拣煤核儿,好拿回来烧火做饭。

小小欢乐园

阿根带着三毛来到堆得像小山似的煤渣、脏土前。阿根先蹲下,从一堆废煤渣里扒了一会,拣出一些没烧透的煤块,递给三毛看:“拣这样的,才能烧呐!”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点点头,也蹲下去,在灰堆上扒开了。三毛干活从来不惜力,两只手在灰堆上连扒带刨,一会工夫,就刨了个坑。三毛跳进坑里,拣出来好些没烧透的煤核,一把一把递给阿根。一会儿,三毛的手和脸全蹭黑了,成了一个小黑人。

小小欢乐园

他俩拣了不少煤核, 有两麻袋。 三毛挑了一个沉的自己背上,阿根抱一个小的,高高兴兴回家了。三毛走在前,阿根跟在后。

小小欢乐园

  阿根发现沿着三毛留下的黑脚印有不少煤核。原来,三毛背的麻袋破了,煤核从破洞掉出来了,可三毛不知道。阿根跟在后头一边走一边拣。

小小欢乐园

谁知,三毛那麻袋的窟窿越来越大,掉的煤核也越来越多,阿根在后边都来不及拣了。 三毛也觉得怎么越背越轻? 回头一看,阿根正费劲地吭哧吭哧挪步呢!而自己的麻袋都快空了。三毛赶紧过来,帮阿根背过来,俩人把煤核送回了家。

小小欢乐园

等到了家,俩人都让汗水湿透了。三毛脱下破背心一看,上边黑糊糊,又粘又脏。大姐姐就拿来肥皂,让三毛脱下背心去洗洗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拿了背心到后边菜园子去了。他把背心放在水塘里涮了涮,提起来一瞧,哇!怎么搞的,背心更脏了,成了黑背心。能不黑吗!这水塘里的水比三毛的背心还脏呢。

小小欢乐园

这可怎么办呢?水塘太脏,没法洗呀,越洗越脏。三毛一赌气,把背心扔在土坑里不想要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光着膀子正要走,一眼看见墙上贴着“不许赤膊!”的标语。三毛怕挨罚,只好又跑回去,把背心拣起来又穿在身上。

小小欢乐园

可破背心又臭又脏,三毛穿着在街上一走,行人一个个都捏着鼻子捂着嘴,直躲他。一个有钱的家伙还拿着文明棍戳三毛的肚子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这下可生气了,他脱下破背心朝那个人拽了过去,正好拽在那家伙后背上,把他的丝绸大褂染黑了一片,真解恨!

小小欢乐园

没有了背心,三毛不敢在街上走。哎,那边正停着一辆小推车,车上放着三篓木炭。三毛有办法了。他拿起木炭在自己身上涂成黑色,就像穿了一件小褂似的。

小小欢乐园

街上巡逻警察瞧着三毛, 还以为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汗衫,挺新鲜的,眼睛睁得大大的使劲盯着看。三毛就穿着这件自己涂的黑小褂,大模大样地从巡警面前走过去。

小小欢乐园

一路上他大摇大摆,回到了家。阿根见了,乐得直拍手。刘大妈也笑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家笑完了, 刘大妈找出阿根穿的一件带格的背心给了三毛。三毛洗干净身子,换上这件背心,心里暖乎乎的。

小小欢乐园

吃了中午饭,三毛就和阿根去拣破烂。他俩走到一条河边,看见河当中飘过来一块木板。三毛开头用竹竿去够,可木板漂远了,够不着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索性脱下背心,一纵身从桥上跳下去,在水里扑腾了几下,就游到木板跟前。

小小欢乐园

嘿,这板子真不小。 三毛一手打水, 一手就把木板拖到河岸。岸上看的人都称赞这小家伙“真够行的!”

小小欢乐园

拣回破烂,天还早。刘大妈对三毛说:“你去接点水吧!”三毛提着桶来到街头的水站去接水。嗬!水站前人真不少,个个都提着桶。三毛只好排在后头等着。

小小欢乐园

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晚上八点,天都黑了,才轮到三毛。他拧开龙头,不见水流,只见水滴答。天热,用水的人多,水都用完了。三毛白排了半天队。

小小欢乐园

天黑了, 三毛用两个小木凳和一把小竹椅搭了个小床。 他想, 这总比在三轮车上卷着腿睡痛快多了。 谁知,刚躺下不一会,就觉得身上痒痒,他坐起来一看,原来是臭虫咬了他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灵机一动,搬来了大木盆。他从河里提来一桶水倒在盆里,把木凳放在木盆水中央, 自己蹲在木凳上睡。 他想臭虫怕水,木凳是在水里, 臭虫不能从水里爬上木凳, 也就咬不到他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可没想到,他刚要打盹儿,“嗡嗡嗡”,盆里的水又把蚊子招来了,它们围着三毛又飞又咬。 三毛连拍带轰, 怎么也轰不完。这一宿啊,臭虫、蚊子闹得三毛连觉都睡不好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在阿根家住,全家都不把他当外人。一天,大妈给了他20万元钞票,让他去买一升米。一升米就是一斤米。三毛跑到粮店一看,米筐子上的木牌写着“每升米30万元”。米涨价了。三毛只好拿着钱跑回了家。

小小欢乐园

大妈听说米又涨价了,只好给三毛添了10万元钱,叫他快去买,要不,一会儿还得涨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撒腿就跑, 一到米店, 只见老板又在换米筐子上的木牌,他把一个写着“35万元一升米” 的换了一个 “40万元一升米”的牌子。三毛傻了眼。就这么点工夫,一升米涨了两次价。这回三毛聪明了,赶紧买了不到一升的米。他会算呀,如果再回家取钱的工夫米又涨了,这30万元连半升米都买不到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为了节约粮食,刘大伯想了个办法。他用自己的腰带把肚子勒得紧紧的, 又给阿根和三毛一人一根绳子,让他们也把肚子勒紧。他们把腰勒得又细又瘦,好像细腰大马蜂,全家这才坐下来吃饭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和阿根勒紧肚皮,还得出去拣破烂。两个人走过一个餐厅,看见餐厅靠窗户那有个胖子,正坐在餐桌旁大吃大喝呢!吃得肚子鼓鼓的。他吃得撑得慌了,就把腰上系的皮带解开,松了松,接着吃。

小小欢乐园

三毛他俩看着那个吃得满嘴流油的胖子,又看看自己勒得那么细的腰,心里真不是滋味啊。真是撑的撑死,饿的饿死呀!

小小欢乐园

旧上海,有钱的阔老爷在街上走,后边就会跟上一长串要饭的,喊着、叫着:“行行好,可怜可怜穷人吧!”这些老爷挺着圆肚子,抡着文明棍,蹬着大皮鞋“咔咔咔”地走,一个子儿也不会给要饭的穷人。

小小欢乐园

这些阔老爷还花钱买下好些粮食存起来。三毛亲眼看见,好些扛大包儿的搬运工人,肩膀上扛着一百斤重的大米包,送进阔老爷的仓库里。 这个大仓库从地到屋顶堆满了一口袋一口袋粮食,多极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这些阔老爷存这么多粮食,是想在穷人身上打主意呢!三毛和阿根恨透了他们,俩人跟在扛米的工人后边,悄悄地用小刀把米包划开口子。

小小欢乐园

米口袋划破了, 米从包里漏了出来, 阿根赶紧用小布袋去接。他们想用这个办法弄点粮食,度过眼前的饥荒。

小小欢乐园

阿根正在接从米包里漏出来的米,被后面杠米的人发现了。那人一个巴掌打下来,把阿根打了一个四脚朝天。米没得到,装漏米的小布袋却被杠米的抄走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阿根的肚子实在是饿坏了,再也忍不住了。他看见街边有卖火烧的,就不顾一切发疯似地冲过去,抓起一块火烧转头就跑,一边跑,就一边大口咬火烧。

小小欢乐园

卖火烧的看有人抢了自已的火烧,不干了,就去追阿根。阿根毕竟人小,加上肚子饿,身上没劲,很快就被抓住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卖火烧的揪着阿根的头发,把他带到巡警面前,要让巡警把阿根抓走。三毛一看,急了,跳过去, 扶住阿根, 对那个巡警说:“是我干的,要抓抓我!”

小小欢乐园

巡警松开阿根的胳膊,把三毛连推带搡地抓走了。阿根在后头边追边哭,可又有什么办法呢!只好眼巴巴看着人家把三毛抓走了。

小小欢乐园

天黑地黑,人心不黑
三毛出了监狱,上哪儿去呢?他最先想到的是要去看看好朋友阿根。阿根和刘大妈现在怎么样呢?三毛直奔阿根家。

PostHeaderIcon 我是谁?

我叫吴乐,现在5岁半了。

现在我还是一个不太听话的小朋友,不喜欢接听爸爸、妈妈的电话,

因为我是和爷爷、奶奶长大的,每天都是和爷爷、奶奶睡一起。

我还该说些什么呢。。。

对了,我现在上学了,学前班,明年就该上小学啦。

PostHeaderIcon 你说什么。。。

你问我叫什么,不好意思哦,

我现在讲话还不利索,等我长大了告诉你吧!

Categories
Links: